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合同纠纷部
 

联系我们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1号楼泰康金融大厦35层

手机: 13681120374

邮箱: lglawyer@vip.qq.com

 

北京公司律师发布:论公司章程在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继承中的作用




这篇文章是一位法官针对股权继承问题所发表的意见,对制度公司章程有重要参考价值。在制定公司章程时,所有股东应关注股权继承问题,主要有是否允许继承人继承,允许哪些继承人继承;如果允许继承的话,继承人继承后如何处理等。对这些问题最好股东形成一致意见,写进公司章程。


  2005年10月27日修订通过后《公司法》于第76条规定:“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从而明确承认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的可继承性,使得困扰司法实践多年的股权可继承性的争议,在立法上最终划上句号。该条规定在表述上极为简洁,前半句肯定股权可自由继承的原则,后半句为一项“但书规定”,是对前半句自由继承原则的限制,限制的手段就是公司章程。从法律规范的属性上看,该条规定显然是一个任意法规范。按照任意法规范的适用原理,“但书规定”(也就是例外规定)优先于原则性规定,因此在适用该条规定时,首先就要审查公司章程有无特别的规定。如果有特别规定,那么首先就应遵照公司章程的规定来处理死亡股东的股权继承问题。而适用公司章程的一个前提,就是该章程的特别规定是合法有效的。这一点在《公司法》立法者看来,似乎是不言而喻的道理,不必写入法条之中。但是公司章程对股权继承可以在哪些方面予以合法有效的限制,对适用法律的法官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疑问,而且理论界的探讨也很少见。笔者不揣简陋,尝试对这一问题进行分析,以期抛砖引玉。


  一、公司章程在有限责任公司中的地位


  对公司章程在有限责任公司中地位的把握,在理论上与如何理解公司法的性格紧密相关。虽然关于公司法是属于强行法还是任意法一直争论不休,但公司法归属于私法范畴这一点,却是不容否认的。而且按照目前流行的公司合同论的看法,公司本质上是一套合同规则,公司法实际上就是一个开放式的标准合同,补充着公司章程的缺漏,同时又为公司章程所补充。依照这样的理论逻辑,我们不难看出,有限责任公司就是私法上的一种营利性的自治组织,私法上的意思自治原则同样适用于有限责任公司。有限责任公司设立后,能体现股东意思自治的法律文件就是公司的章程。犹如一个国家有宪法一样,有限责任公司也必须有宪章性的文件,这一文件就是公司章程,因此公司章程就是一个自治性的法律文件,对公司所起的作用有如宪法对于国家的作用。既然是自治性文件,公司章程就体现了股东的共同意志,一经制定并获得通过,所有股东均负有遵守执行的义务。章程中对股权权利的限制性规定,也意味着股东在限制范围内已经放弃自己的权利,股东嗣后的行为不得与此相违背。因此,在公司章程中对股权继承已作出特别规定时,各股东都应遵守该规定,如果某一股东在死亡时就股权继承所立的遗嘱,与公司章程的特别规定存在冲突,那么遗嘱的这部分内容在法律上也就不能产生效力。这一点在我们理解公司章程与遗嘱间的关系时,应特别予以注意。


  但是意思自治并非毫无限制的自治,公司章程所规定的内容必须在法律的许可范围之内。这里所说的法律,不仅包括《公司法》本身,还包括任何具有强行法性质的其他法律规范。就《公司法》本身而言,如第24条“有限责任公司由五十个以下股东出资设立”的规定,就是一项强行法性质的法律规范,如果公司章程规定的股东人数超过这一上限,那么公司章程就会因此而无效,而公司本身要么不能设立,要么被强迫解散。而就其他法律而言,凡是与有限责任公司有关的法律,如《宪法》、《刑法》、各行政法律等都包括在内。具体本文所讨论的主题,《继承法》上的有关规定对公司章程也产生约束与限制的作用。因此,我们在讨论公司章程在股权继承中的作用时,一方面要认识到公司章程是股东以及公司意思自治的基础与体现,另一方面更须注意到公司章程又要受到相关强行法规范的限制。


  二、公司章程对继承人继承权的限制


  公司章程对股权继承特别规定的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对继承人股权继承权的限制。换句话说,依《公司法》第76条前半句的规定本可以继承股权的继承人,却因公司章程的特别规定而不得继承死亡股东的股权,从而其股权继承权实际上被取消。公司章程对此如何进行限制,又有不同的表现。


(一)排除股权继承


  所谓排除股权继承,就是指公司章程规定在自然人股东死亡时,其股权不得由死亡股东的合法继承人予以继承,或者规定继承人继承股权须经过一定比例(如人数过半或者出资比例过半等)的其他股东的同意。这里要讨论的问题有如下两个。


  1、这种限制在法律上有无效力?或者说,这种限制是否会因为违反对死亡股东及其继承人利益的保护而无效?这涉及到保护继承人利益的继承法原则与维护公司与其他股东利益的公司法原则的冲突。对此各国的做法也不尽相同。比如在德国,有限责任公司章程是不允许排除继承法有关继承顺序的规则,也不能对继承法上的继承顺序进行变更,因此公司章程有关股份不得继承或者继承须得到公司许可的规定是无效的。我国《公司法》对此未作规定,在《继承法》上也找不到答案。


  笔者认为在我国的公司法实践中,应该认可公司章程这种限制性规定的效力。这首先是因为公司章程这一自治性文件是各股东共同意志的体现,各股东在以表决方式通过这一限制性章程条款时,实际上已经对自己的股权预先作了处分,在效果上类似于股东就其股权生前以遗嘱方式进行了合法处分,因此只要公司章程的制定合法合程序,该章程条款的效力也就不应有所怀疑。其次,有限责任公司一般来讲规模较小,人数有限(不得超过50人),因此在公司法理论上常称有限责任公司具有人合性特征,强调在有限责任公司内部各股东之间存在一种特别的信任关系。为了维护这种公司内部的人合性与股东彼此间的信任关系,公司原有股东一般都不希望外来的第三人(包括股东的继承人)随意加入公司,甚至对此采取抵制态度。因为这种信任关系一旦受到破坏或者威胁,就会窒碍股东之间的合作,公司正常运行的基础也就行将丧失。因此,肯定公司章程这一限制性条款的效力,从实际效果上看,不仅是对其他股东利益的保护,更是对公司整体利益甚至是对公司所担负的社会利益的保护。最后,对上述德国有限责任公司法的规定,德国学者也提出了批评不同意见,并已成为目前的主流观点,这也表明德国现行法的做法并不是最佳的立法选择。



  • 上一页:北京律师告知:开办律师事务所所需...
  • 下一页:北京公司律师教你如何处理员工跳槽...
  •  
    24小时咨询热线:
    13681120374
  • 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合同律师
  • 劳动律师
  • 公司律师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  
     
    手机:1368112037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1号楼泰康金融大厦35层    邮箱:lglawyer@vip.qq.com
    ©2018 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合同纠纷部 版权所有  
    在线客服